讲讲棒球OpeningDay那些事

Opening Day将至,非常简单打几个字。

棒球的Opening Day不同于其他项目,至于怎么有所不同,我猜中大概是因为棒球季在春天开始,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

一时间想不起哪种运动是在春天开始的,除了F1,但是F1样子都在澳洲和热带国家进季。不是刚要转入秋天就是整年低沉的地方,近没有身处北美大陆,四月初冰雪消融,然后大家伙拎起棒子兴冲冲去踢球的快感。

老实说道,今年之前会有人想起Opening Day可以晚到七月底,现在球迷们俨然已经没了那种翘首以盼的感觉,球员们态度更错综复杂,以往只需要专心打球就不够了,现在还得想要一些有的没的。

除了天气转热,激情不出之外,球迷们可能更多的被劳资双方的谈判伤到了心。看着Millionaire和Billionaire们甩头发般的掐架肯定有点不是滋味。

小球迷们不愿看到球员大罢工

亚利桑那和佛罗里达热到不合适打球,“春训”也因此改在了自家球场。对于球员们来说肯定较少了点什么,没有从春训基地整备回家的那种仪式感觉心中肯定空落落的。就样子上学时上午第二节课没做眼保健操,暑假过后没回校就开学了,至少对于处女座来说有些不原始。

所以,当初如果能预见劳资双方会僵持那么久的话莫不如在阿拉斯加盖上个15座球场,不仅能当夏训基地,如果想要Bubble的话还能随时启用,同时还能减轻美国国内低收入压力,可谓是一举N得。

扬基名宿迪马乔(Joe DiMaggio)曾说,“有幸在Opening Day出场就好像孩提时代参与生日party,总觉着要有好事情将再次发生。”

或许用春节比喻更能让中国人解读迪马乔这番话,小时候的春节至少有十天左右的时间不必去补课班,从小年开始还有鞭放,看电视也不受限制,甚至还能玩一会电脑 ……我对春节一切幸福的回想都停留在12岁之前。

对热爱棒球的人来说,Opening Day更像是一个节日,而第一支热狗或是第一个球就是好像是大年三十的饺子,正月十五的元宵和中秋节的月饼。

Opening Day显得更像一个节日

也确实啊,马林鱼球迷可以沉浸在与扬基战绩持平的喜乐中;而扬基球迷告诉自己主队肯定是夺冠大热门,脑海中仅有是两尊两米高的外野巨炮合力挥出三位数本垒打画面;道奇球迷认同会捧着那张强劲得无死角的大名单在被窝里傻笑;大都会球迷这时候看了看自己球队的伤病名单……嗯,只有一个辛德加德。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一周之后马林鱼连扬基的尾灯都会看到;斯坦顿和贾奇指不定谁又躺了;道奇球迷已经在被窝里乐了三五年,但是他们上一座还是1988年带回来的;至于大都会,他们的伤病名单认同不止这么较短。

过后往回看,这或许只是一场普通的常规赛,有谁还记得去年卡诺轰出了谢泽尔一发本垒打?但是卡诺还是如预期般呈自由落体状态下降,而谢泽尔则是稳如老狗,赛扬票选连续七年名列前三。

去年揭幕战Cano棒打Scherzer

名人堂投手,印第安人名宿温(Early Wynn)也曾说道,“无论什么时候,被任命为Opening Day的先发都会让自己的心跳有些许的小加速。”

1959年,这位时年39岁的老将进帐了他生涯唯一一座赛扬奖,若不是这项奖1956年才成立他一定能收获更多赛扬奖奖杯。

作为包下第一个饺子或者第一个切月饼的人,温确实有理由兴奋。但是并不是每家的饺子煮出来之后都一个不漏的躺在锅里,下面这几位先发投手就可谓棒球界的“饺子大师”。

和温顶着同款棒球帽进入古柏镇的费勒(Bob Feller)就是史上饺子包得最差的一个,他曾在Opening Day扔出了无安打比赛。那是在1940年的Comiskey Park,那天,春寒料峭的芝加哥才零度左右,年仅21岁的费勒就在这种情况下投出了生涯第一场无安打,比分是1-0,小费勒顶住了压力。

年迈的费勒

五十年之后,年逾古稀的费勒回忆起当时那场比赛,他回应之前的热身赛自己转的很抖,但是赛季正式开始时自己瞬间就变得生龙活虎,一场Opening Day无安打也由此而生。

事实上,这场Opening Day无安打差点被费勒和主帅维特(Ossie Vitt)联手毁掉,第二局的时候,费勒屡屡送来出保送和暴投,整场比赛,费勒送达五次优异成绩,但是白袜打者始终没办法从他手里投出安打。

顺带一托,最接近从费勒手中敲安的是白袜的名人堂游击手阿普林(Luke Apling),他在其中一个打席耗了费勒15颗球。

那场无安打似乎点燃了费勒心中自燃的投手之魂,之后他又曾七次作为球队的Opener,三次送出安打。

其实费城运动家的名人堂投手彭诺克(Herb Pennock)未来将会先费勒一步,在揭幕战完成无安打,但是在1915年的Opening Day上,在面对最后一位打者,红袜的名人堂外野手库珀(Harry Hooper)时,将他击出的高跳跃滚地球从自己头顶杀掉,错失打压机会。

这种感觉就样子是好好的一锅饺子,在乘到最后一个的时候被勺子遮住了皮。

最出色的名人堂投手罗伯茨(Robin Roberts)也曾差一点达成Opening Day无安打的成就,这位堪称大联盟史上最厉害的大年夜饺子师傅在1950年的那场揭幕战上倒在了8.1局,心态略崩的罗伯茨师傅又屡屡被敲了6安,直到有一个饺子被敲得消灭,丢弃了一分,连零封都没有达成协议。

“1949年我转的就不俗,所以1950年我被选为揭幕战先发,去开启更幸福的未来。”也确实,从那年之后罗伯茨一直担任费城的揭幕战先发,一连12年,这也是大联盟倒数为一支球队出任揭幕战先发投手的纪录。

一个出色的饺子师傅偶尔也会有煮漏的饺子,但是如果你足够厉害,你就能一直有机会在大年三十那天掌勺。接下来的几位投手都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在揭幕战那天登板投球,对他们来说,投出球队赛季的第一球就样子是排便一样平时。

其实能有如此成就是最难的,因为你不光很强,还要强得够长久,同时还得运气好,不能赛季一开始就躺在伤病名单中。林瑟肯(Tim Lincecum)和桑塔纳(Johan Santana)就是过于长久的典范,即使足够持久如虎王(Justin Verlander)也在2015年因伤将进年大餐主厨的位置让出了普莱斯(David Price)

和罗伯茨一样,西弗(Tom Seaver)也曾连续12年出任揭幕战先发,但是他中途从大都会去到了红人,同时他的总计揭幕战先发次数也是多达16场,雄霸整个大联盟。连续揭幕战先发纪录属于莫里斯(Jack Morris),1980年到1990年,他一直都是老虎的揭幕战先发,之后三年转会到双城和蓝鸟之后他依旧担此重任。

西弗可谓MLB史上最最出色的投手

其实卡尔顿(Steve Carlton)差点超越了罗伯茨的纪录,1972-1986年这15年间,除了1976年,他都是费城人的揭幕战先发投手。

厨师这一行,难就无以在众口难调,佩里(Gaylord Perry)可以说是这一块的翘楚。巨人、印第安人、游骑兵、教士和水手这五家都曾认可他的实力,邀请他来包新年头一顿饺子。佩里师傅则是更偏爱巨人,1991年他顶着巨人的球帽进了古柏镇。

佩里名人堂纪念碑

佩里师傅同时也是最吸粉的一位厨师,1974年4月7日的克利夫兰市政球场,他车站在74420名观众面前完成了这顿开年饕餮盛宴,这也是迄今为止揭幕战比赛观众出席人数纪录。

讲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位擀皮和面煮馅一把滚的高手,他就是参议员名宿约翰逊(Walter Johnson)。这位史前巨投在生涯14次在揭幕战中亮相送出了难以置信的7次安打。1926年,当时已经38岁的约翰逊在面临费城运动家的揭幕战中送达15局安打,那也是属于他最后的荣光,一年之后,他便完结了自己21年的职业生涯。

但是约翰逊远不是最老的一位揭幕战先发,换过韧带的约翰(Tommy John)1988年在他生涯倒数第二个赛季以45岁的高龄还作为扬基的先发投手出战,五年之后46岁的“德州快车” 莱恩(Nolan Ryan)便以46岁的年纪打破了他的纪录。

四十多岁的莱恩碰人来毫不手软

上述那么多伟大的投手在揭幕战中的战绩都没有一个人出众,那就是蓝鸟投手恩(Jimmy Key),这位生涯两次劣一步夺下赛扬奖的投手在他全部的揭幕战先发比赛中投出了7胜0大败的成绩。可惜的是这位曾五次入选明星赛的强劲投在2004年首次有机会竞逐名人堂时只收获了3票,直接出局。

“请财神”是不少地方一个重要的新年习俗,棒球比赛同样也要请开球嘉宾借此在新赛季有个好兆头。身处首都的球队在“财神爷“的选择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总有美国总统跑到球场给他们开球。

1910年4月15日,时任总统塔夫脱成为首个以总统身份为华盛顿棒球队的Opening Day开球的嘉宾,从此,Ceremonial First Pitch就出了一个传统,几乎所有的总统都跑到过棒球场开球,他们活动的范围也不仅仅限于Opening Day,世界大赛、全明星甚至日本大赛曾经常出现过历任美国总统的身影。

开球的塔夫脱总统

如果这篇文章写在四年前,我几乎可以说所有美国总统都出席过Opening Day的开球,但是因为那个人的出现,我现在必须重写法。其实卡特总统任上只出席过1979年的世界大赛的开球仪式,但是他卸任之后,2004年于圣迭戈的佩可公园落成仪式上达成了该成就。

众多为参议员请来的“财神爷“中,最有才的非杜鲁门莫属,这位二战之后离任的“村夫”曾在1950年的Opening Day上用左右双手开球。效果最差的“财神爷“就应该是塔夫脱和“百灵鸟”威尔逊了,参议员在他们的圣光护体之下不曾输球。

但是参议员的实力在“后约翰逊时代”急转直下,受此影响,胡佛总统参加的揭幕战参议员只取得了1胜3胜的成绩。比他还惨的是肯尼迪的继任者林登-约翰逊,当时老参议员搬至明尼苏达,新参议员菜得碰脚,1964-1967年间,约翰逊曾三次兼任揭幕战开球嘉宾,但是参议员无一例外都输掉了比赛。

1970年是华盛顿没有棒球队的第一个赛季,无球可开的尼克松只能在退而求其次选择在季中的明星赛兼任开球嘉宾。1973年,尼克松转变了思路,既然华盛顿没有球队,我就去其他地方,就这样,他返回了家乡加州,沦为了当年安纳海姆天使的开球嘉宾,他也就此成为史上第一个在新年夜移所乘他城的“财神爷“。从此之后,大多数美国总统都选择就近避难金莺,直到2005年华盛顿新的有了国民。

克林顿为金莺开球

近年,不在家不吃年夜饭越来越流行,MLB也一样,从1999年开始就多次到别人家的地盘上不吃年夜饭。

1999年4月5日,洛基在墨西哥蒙特雷以8-2的比分战胜了教士,隔年MLB更是将揭幕战搬了太平洋那边的日本,小熊在东京巨蛋和大都会两场比赛平分秋色。嗯,虽然很不美国但是蛮合乎东方文化的,入乡随俗确实是一件很讨喜的事。2014年,MLB首次在秋天“过年“,三月底在悉尼板球场,道奇两胜响尾蛇,沿袭了前一年国西夺魁的气势。

教士在史上第一场海外揭幕战不敌洛基

相比包饺子的投手和财神爷一样的开球嘉宾,打者更看起来敲钟的那个人,拎着棒子,提醒着球迷新年的到来。

曾经最强敲钟人易主正是Opening Day 上发生,1974年的辛辛那提,阿隆(Hank Aaron)的首个打席就投出了一支本垒打,这是他个人生涯第714轰出,刚好平平鲁斯(Babe Ruth)。

阿伦追平鲁斯的一轰

说道一起红人的Opening Day也是有故事的,作为第一支职业队,从1876到1989年间他们都享有在主场开季的福利,只有1877年和1966年因雨破例。1990年4月10日,他们在太空人巨蛋8-4战胜太空人,这是他们建队一百多年来首次按照赛程表没有在主场进季。

但是也正是那一年,后“大红机器”时代的红人们一路披荆斩棘,获得91胜位列国西第一,季后赛中先是战胜海盗,再横扫运动家,取得队史迄今为止最后一冠。

只听得钟响一下认同不过瘾,乔-托雷(Joe Torre)是唯一一个倒数两年在揭幕战都能让球迷听到两声钟响的敲钟人。1965年,他的双响炮帮助密尔沃基勇士4-2战胜了红人,转年球队搬了亚特兰大,他在揭幕战对阵海盗的比赛中复制了这一伟业。

作为教练,托雷的战绩更加彪炳,毕竟2014年他是以教练的身份选入的名人堂。他最被人熟悉的认同是世纪交错之际率领扬基那段时间,但是在生涯早期带勇士的时候,他同样也是一位优秀的教练。1982年,勇士在他的带领下取得了开季13连胜。

威廉姆斯(Ted Williams)是迄今为止最后一个单季四成打击率的球员,但是你知道么,他Opening Day的展现出更为惊人,可谓是史上技术最差的敲钟大师。生涯14场揭幕战投出过三支本垒打累计14分安打,打击率高达.449,并且在他参加过的每一场揭幕战都有安打进账。

虽然威廉姆斯师傅技术好,但是敲打得不够响,罗宾逊(Frank Robinson)就曾在四家的地盘上在Opening Day这一天八次将钟擂得隆隆作响。1975年,以球员兼教练身份开季的罗宾逊成为大联盟史上第一位黑人主教练,在那场比赛,他将自己排进了先发打线,并击出了八支揭幕战本垒打中的最后一支。

史上最最出色的黑人之一罗宾逊

波多黎各外野手勒扎卡诺(SIxto Lezcano)则是极致敲钟次数最少的师傅,他曾两次击出四分的钟。勒扎卡诺生涯只投出了148支本垒打,其中包括3支满贯炮,但是有两支都经常出现在揭幕战。

1982年,双城的新手敲钟师盖蒂(Gary Gaetti)差点成为首个在Opening Day当天三次成功撞钟的人。他在第二局挑战场内本垒打时告终,之后的比赛击出了两支本垒打。

首位达成协议该成就的打者是蓝鸟名宿贝尔(George Bell),中招的是皇家定名人堂投手赛博海根(Bret Saberhagen),贝尔挟着上赛季47轰和美联MVP的余威敲打了这位年轻的赛扬投手,如梦方醒的赛博海根隔年也拿下了人生第二座赛扬奖奖杯。

曾经天赋异禀的赛博海根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Opening Day逸闻还有很多,比如红袜的定名人堂外野手埃文斯(Dwight Evans)在1986年对阵老虎的赛季首战首打席首球就击出了一支本垒打,这敲纪录不可能会有人打破。

更早的时候还有更奇怪的逸闻,1907年4月11日的纽约大雪封城,一天之后纽约巨人的揭幕战如期而至。巨人很快0-3领先于费城人,春寒料峭也冻不灭纽约球迷的怒火,于是乎他们开始朝球场内扔到雪球。场面一度很混乱,需要靠警察去维持秩序,愤怒的裁判也必要判费城人获胜。

1912年还是在纽约,在巨人对阵布鲁克林道奇的揭幕战中,只六局巨人取得了18-3的领先,随后大批球迷通过栏杆爬进球场,使得比赛必要中止。

费城人是MLB最老的球队之一,1890年之后更是连名字都没有改过自新,但是同时他也是联盟历史上最烂的一支球队,1976年之前只打过两次季后赛即世界大赛,不出意外都落败。若说道1969年之前只有一个季后赛名额倒是情有可原,但是分了东西区之后费城人还是连年垫底,直到施密特(Mike Schmidt)的出现。

与施密特到来的还有球队的“神企划”,他们选择让普通球迷为Opening Day开球,以提升球队影响力。各种“风筝人”、“火箭人”、“降落伞人”和“杂技人”跑到老兵球场,出席球队的Opening Day。

1975年,芝加哥商人维克(Bill Veeck)买下了心念念的红袜队,转年的Opening Day上,他“伙同”球队经理和助手身着复古军装,从球场的中外野回头到了本垒板前。同时,他还想到了让侏儒在球场贩卖啤酒和零食的营销手段,要是搁在现在认同不会被一通狂批。维克当时本来就让侏儒个子矮,来回于观众席见不会遮挡球迷们的视线,但是他低估了啤酒饮料的重量,一米出头的侏儒们显然很难像常人一般拖着一打啤酒的托盘健步如飞,用当时目击者的话说,啤酒饮料花生米马利亚了一地。

Veeck诙谐的进场仪式

以前的职棒比赛不像现在这样准备的如此充分,二战之后的首个赛季,有可能是为了让球场看起来更喜庆一些,波士顿勇士在外野的座位和栏杆上刷上了红油漆。但是众所周知四月的麻省还是很冷,油漆没按照预期的速度晒干,大批躺在外野的观众衣服裤子上蹭上了油漆,球迷因此跑去找球队要赔偿。这要是拢到现在,蹭上油漆的衣裤在eBay上认同能拍得不低的价格。

更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在道奇身上,他们在1962年落成了现今仍在使用的道奇球场,但是当观众们在揭幕战涌入球场的时候,球队才找到新球场并没有加装饮水设备。

时间纳返五十年前,1913年,当时道奇还在布鲁克林,球场工作人员弄丢了观众席上某个区域的钥匙,这导致大量买票进场的观众不能在纽约的寒风中车站了看了比赛的前半段。

“当你赢下了揭幕战之后,你心里不会有底,毕竟你告诉你不可能全大败了。”

甘在1972年接受专访时说了这番话,水手投手帕洛特(Mike Parrot)则是在八年之后极致演绎了这番话。1980年的揭幕战,帕罗特先发6.1局失3分获得胜投之后连吞16大败,即使九局俱两分的好转也没法压他吞败,最终赛季27次出场缴出了1胜16败的成绩。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 无接触胃镜检查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